翼遥

昨天的梦刚刚回想起来了,我是某个王国的公主,皇室里有个女人很讨厌我,(忘了是我姐还是国王亲戚),她把我哄骗到一个角落里,咒骂着我,时不时还会踢我几脚,我忍受不了,一把推开她,向花园跑去,女人就在后面追着我,直到看见了守卫,她才停下,后来有一天王国被攻击,对方说只要把我交出来,就可以放弃攻打王国。父王坚决不同意,但那个女人极力劝说父王“你是老糊涂了,为了她而舍弃整个王国?!”然后她又对父王说了什么,我看见父王眼里的歉意与不舍,我知道他的决定了,也明白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,我苦苦哀求着父王,希望他能回心转意,然而他却叫来守卫把我拉出去,然后眼前一黑,我的第一个梦也就结束了。
接下来的第二个梦有点短,我下楼去买东西,然后旁边一个铺子里,有个女人在唱戏,有词,但我忘了唱的是什么,应该是京剧吧,然后对面铺子有个男的也在唱 但我听不清,然后这俩人就开始挣我,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然后我就醒了

昨晚的第一个梦

我是和一个男医生正在给一个小女孩做手术或者说在她身上做实验,小女孩突然起来咬死了男医生,然后警惕的看着我,我害怕得一动不动,然后对视了一会,我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些画面:我是小女孩的妈妈,我们一起吃饭,春游。此时女孩眼里充满了疑惑,似乎她脑海里出现了和我一样的画面,突然实验室外一阵骚乱,我急忙抱着小女孩躲在床下,我从空隙看到是一条白色的巨蟒,两三楼那么高,正在发狂,过了一会外面的骚乱停止了,巨蟒似乎去楼下了,我让小女孩待在床底不要动,我出去查看情况,外面全是血和科研人员的尸体,突然巨蟒从下面窜出来,我跌坐在地上,急忙爬到楼梯,然后巨蟒突然跑过来把我给吃了,然后我一睁眼,又回到了实验室,女孩问我外面怎么样,此时我突然听见了脚步声,连忙又抱着小女孩躲在床下,然而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,女孩被他们带走了,而我,不出意外的被杀了

昨天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是一个魔法世家的孩子,我是这个家族最淘的,然后有一天,我惹怒了家里的老爷子,他一生气,把我变成了狼人(我真的是亲生的吗。。。),我很慌张,开始害怕,跑出了家门,然后画面一转,“我”变成了拿着手电在森林里寻找我的人,我拿着手电,地上全是尸骸,我分别拿起两个头看,一个红头发的,一个蓝头发的,然后我转头一看,发现他在离我三,四米左右的样子看着我,接着我又变成了那个孩子,我转头发现后面有人,我向他跑去,我半道犹豫了,然后我转身往家的方向跑,接着我就醒了

梦的开始,我和一个同学在海上玩,然后天突然变暗,空中响起一阵阵雷声,紧接着,暴风雨便来了,突然画面一转,我和同学在岸边很远的海中游泳,海上出现大大小小的漩涡,雨很大,我和同学开始向岸边又去,然后,我和同学竟然能在海上跑了起来,我边跑边对着后面的同学喊:“小心漩涡!”画面一转,我以及其他几个人待在地下,那四周很有火把,前面有一个门后面也有一个,我们似乎是在躲避什么。。。怪物,突然,门颤了一下,然后有人说:快打开那个门!然后几个人把门打开,我们又进入了一个和之前格式一摸一样的房间,我对那些人说:“我们不能停下!它随时会闯进来!”人们于是不停的重复这两个动作,开门,关门。然后,我们到了尽头,没过多久,怪物就到了门外,“吼!吼!吼!”接着各种声音穿进我的耳朵里,孩子的喊声,女人的哭声,男人们的怒吼,老人们的祷告声,以及我自己的心跳声,然后。。。怪物出现了,TM居然是趴行着点杰克,当然比游戏中的大了数百倍,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冲了上去,试图从空隙逃出去,我成功了,突然后面穿出来一声惨叫,不是我那个同学,我回过头去,叫了一声,应该是他的名字,他满脸是血,杰克的爪子插在他身上,然后我感到一阵刺痛,原来是杰克的另一只爪子插在了我身上,那个人对我大喊着什么,他伸出手,想拉住我的手,突然画面一转,我躺在草地上看着星星,接着,我便醒

梦的开始,我正在登船,海上天气很好,船上的人向港口送别他们的人挥手告别,就好像他们永远不会再相见一样,然后画面一转,海上下起暴风雨,巨大的海浪一个接着一个,船开始偏向一侧下沉,我开始害怕,我劳劳抓住另一侧的栏杆,我看着那些乘客一个接着一个被海浪吞噬,瞬间没了踪影,突然我感觉有人拽着我的衣服,我低头看,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,她的脸很模糊 ,她冲我大喊着什么,我不记得了,我猜应该是不想死之类的话吧,可栏杆承受不住我和她的体重,然后,我们就一起掉进海里了,我努力游出海面,可女孩已经不见踪影了,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大浪拍了过来,我被拍晕了,我看着海面离我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,慢慢的,我的眼前一片漆黑,然后,梦醒了

昨天做了一个奇怪又恐怖的梦,开始黑暗一片,我睁开眼睛后,发现自己被束缚在一张床上,我开始挣扎,这时一个女的进来了,我直接就冲上去掐着那个容貌模糊的女人的脖子,她嘴里说着什么,可我却听不懂,然后有人开始拉扯我,我被他们推开,然后我开始奔跑,发现我似乎是在医院,我跑到前台那,我向那个看不到脸的护士大喊,“给我!给我!”她问:“给你什么?”然后我和她又说写什么,我记不清了,她给我一个刀片,我开始疯狂割自己的左手腕,好像是在找动脉,割了几下才流出了暗紫色的血,我大喊:“够了吗?这样够了吗?!”然后那些人开始制止我,我在这些人的声音里,听到了我妈的声音,我忘了她说了什么,然后画面一转,我看见一个女孩的尸体,她穿着白色裙子,有着棕色头发,她的眼睛。。。被扣掉了,只剩两个空洞洞的眼眶,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,但大部分被她的血染红了,她的尸体靠在一个桌子上,这个画面一直在我梦醒之前重复着。